民權觀察籲警方按聯合國新指引調整處理集會手法

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日前公布第37號一般性意見(註一),詳細解釋及釐清《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21條有關和平集會的權利及責任,為各國政府如何處理集會提供明確指引。民權觀察認為新指引甚具參考價值,亦反映警方現有處理集會的手法未必符合國際標準,呼籲當局仔細研讀,作出相應調整。

長達18頁的意見書開宗明義指出,剝削市民組織及參與和平集會的權利,是打壓公民權利的典型標記。委員會並就多個範疇進一步說明,重點如下:

  1. 和平集會的定義(第15、18及78段)
    • 執法機關應假定所有集會的性質和平。除非有傷亡、嚴重破壞財產等行為出現,否則單是現場出現推撞情況,或對路面情況、行人帶來不便並不構成暴力。權衡集會是否和平的關鍵亦在於暴力行為的始端,必須源自集會人士一方,若施暴者是執法人員或其代理人,不能將該集會定性為非和平集會。而當現場發生衝突時,執法人員應盡力緩和局勢,減低暴力發生的機會。

  1. 限制集會的理據
    • 以國安法為由(第36、37及42段)
      政府有積極義務促進和平集會順利進行,禁止舉辦集會應被視為最後手段,以維護國家安全為由亦不例外。只有在國家的存在、領土完整和政治獨立性受到「確鑿或使用武力的威脅」下,才有合理理由設限。然而,若果國家安全惡化的根本原因是由於政權對人權的打壓,國家安全受威脅則不能夠成為限制和平集會權利的依據。
    • 通知機制(第70及71段)
      預先申請舉辦集會的做法,削弱了和平集會是一項基本權利的觀念,或會令通知機制被濫用,藉此扼殺和平集會自由。任何在未能通知當局情況下進行的集會,不應被視為非法集會,執法機關亦不能夠以沒通知為理由,驅散或檢控組織和參與集會的人。

  1. 集會處理手法
    • 各種武力使用(第87至88段)
      槍械絕不是處理集會的合適武器,而催淚彈、水炮車則屬驅散人群的最後手段。雖然催淚彈、水炮車是低致命武器,但使用時通常會帶來「無差別效果」,波及途人,甚至有機會造成人踩人的情況。即使不得己使用,應先作口頭警告,並預留充足時間予集會人士散開。
    • 截停搜查(第83段)
      除非有合理理由懷疑該人犯罪或威脅干犯嚴重罪行,僅是參與集會並不足以作為截停搜查的合理原因。

  1. 集會人士的私隱(第60段及94段)
    • 因應監控科技的發展,市民以戴頭巾或面罩等蒙面方式「匿名」地參與集會,是保障其個人私隱的做法。隱藏身份不等於有意圖使用武力,除非集會人士干犯其他行為,使警方有合理理由作出拘捕。
    • 政府亦應該就執法人員使用攝錄器材記錄集會情況,建立一套清晰、公開的指引,確保做法符合國際有關私隱保障的標準,及避免產生寒蟬效應,令市民對參與集會卻步。

  1. 對記者、人權捍衛者、觀察員的保障 (第30段)
    • 記者、人權捍衛者、監察選舉或集會的觀察員均受《公約》保障,當局必須確保他們不受報復或其他騷擾,他們所使用的設備亦不得被沒收或損壞。即使身處的集會被界定為非法集會或遭警方驅散,亦不會終止他們行使監察公權力的權利。

民觀觀察成員王浩賢及沈偉男表示:「意見書雖然沒點名指明個別地區,但指引內提及的很多侵犯人權問題,都適用於香港,顯示警方在處理集會通知、使用武力、保障集會人士私隱等多方面,與國際人權專家的期望有嚴重落差,相信香港人看到會有共鳴。」一般性意見書是聯合國轄下委員會對國際條約作解釋及補充說明的文件,雖無法律約束力,但對政府的行事及法庭判案具有參考作用。

註一: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第37號一般性意見書https://tbinternet.ohchr.org/Treaties/CCPR/Shared%20Documents/1_Global/CCPR_C_GC_37_9233_E.docx

分享內文至:

支持我們

你的捐款會用於支持我們在人權教育、監察警權、政策倡議及緊急人權支援的工作。

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