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監警會反修例事件審視報告

2020年5月15日

監警會今日(15日)發表反修例事件審視報告,報告涵蓋2019年6月至2020年3月初有關反修例的示威活動,以及就6個特定日子發生的事件、警員身份識別及新屋嶺扣留中心問題作詳細描述。報告指出,監警會的審視工作旨在提供大型公眾活動及警方相應行動的全貌,監警會並無調查權力,個別警員的行為會由投訴警察課處理。

民權觀察批評有關報告提供所謂的「全貌」是蒼白無力、漏洞處處,根本無法回應公眾對警察行動侵犯人權及施行性暴力的質疑及指控。民權觀察認為,監警會作為監察警察的法定組織,性質類同人權機構,惟監警會未有從國際人權法的角度,全面審視警方行動及政策是否符合人權,或可如何改進以符合人權標準。此報告只會予人為警方開脫的觀感,亦無助令警隊改善,令其行動及政策符合人權。

再者,監警會的報告非透過調查方式向警員及受害人錄取證詞,向警方收集的行動指令未必全面,難以反映事件全貌;而有關傳媒清楚拍攝事發過程的事件如721及831事件,監警會單憑片面證據就作出721警方沒有與白衣人勾結的結論,亦沒有檢視警方831於太子站無差別攻擊市民,令人質疑報告立場偏頗。加上現時監警會無法為證人提供法律保障,因此公眾人士、示威者以至警員未必願意向監警會作供或提供全面的資料,令審視報告很大程度上依賴警方的資料及說法,有關報告的全面性及公正性成疑。

監警會亦未有就公眾關注多項重複發生的警察侵犯人權問題作出跟進及審視,包括警察使用武力及武器的方式、在個別行動中對市民或示威者作無差別攻擊、對被捕人士施以性暴力、以及侵犯被捕人士的權利,甚至對他們施予殘忍及不人道的待遇或處罰等。

其中,公眾關注警方使用武力的原則及方式,如以警棍毆打被捕人士的頭部、以水平方式或由高處向地面的人士發射催淚彈、橡膠子彈等,報告並無具體審視警方的做法是否符合相關的使用武力及武器指引,以及有關做法是否不當地使用武力,或增加武力對人體產生嚴重傷害的風險。

另外,從傳媒片段及民權觀察所收集得來的證詞反映,831事件中警察行動並無區分一般市民及拘捕目標,並且無差別地對現場人士使用武力。監警會並無就此作出詳細的審視及要求警方檢討。

民權觀察亦收集到多名被捕人士的證詞,他們指在拘留期間遭受警察濫權、暴力對待、以性暴力言語威嚇、侮辱,惡意攻擊被捕者的下體,甚至施予殘忍、不人道的待遇及處罰;個別個案的嚴重程度,更有可能已構成酷刑的行為。惟報告未有處理有關問題,亦沒有探討警方的措施應如何保障被捕人士得到應有的權利及尊嚴。

基於監警會缺乏調查權及法定權力傳召證人,而對警員的調查及搜證則依賴警方的投訴警察課進行,這種「自己人查自己人」的方式根本毫無公信力。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曾批評監警會缺乏調查權,並促請香港政府設立有權作出調查及調查結果具約束力的獨立投訴警察機制。民權觀察促請政府盡快成立具法定調查權力的調查委員會,檢討警方在反修例示威期間的行動及使用武力的方式。

最後,民權觀察認為評論示威活動並非監警會的職責,該等評論不但沒有認受性,更不會達到監警會希望增加公眾對警方信任這一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