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權觀察發表酷刑、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處罰調查報告

民權觀察發表酷刑、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處罰調查報告

2020年5月13日

報告全文:https://www.hkcro.org/wp-content/uploads/2020/05/cidtp_final.pdf

民權觀察於12日發表《香港警察處理示威活動:酷刑和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調查報告》。民權觀察透過其被捕支援熱線及警暴支援平台訪問45名於2019年7月至11月期間被捕的人士及1名目擊者,他們在被捕前、受制服後或羈留期間均受到或目擊警方的不合理對待。報告詳述其中7宗較嚴重個案及統計受訪者遭受不合理對待的數字,亦分析有關行為可能觸犯的國際人權法及本地法例,並提出建議,有關報告將提交予聯合國及國際組織。

根據證詞,部分個案中的警察行為構成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當中有兩個個案(個案4及5)的情況尤其嚴重,警察所涉的行為如果證明屬實,足已構成酷刑罪行。此外,多名受訪者遭受警察嚴重襲擊、使用過度武力、性騷擾或性侵犯、言語侮辱、威脅使用武力(如威脅被捕人士解鎖手機或錄取口供)、沒有遵從指引進行搜身(如無故進行二級或三級搜身)、延誤就醫及見律師等,不少不合理對待在該人受警察控制後發生。(個案簡述及統計數字見附件

前任聯合國酷刑問題特別報告員指出,禁止對被拘留或受警察控制的受害者施予肉體或精神上的威脅;如受害者非實際受到控制,但警察使用不合乎比例的武力導致該人疼痛或痛苦,亦構成殘忍或不人道待遇或處罰;旨在侮辱受害者的行為則構成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1]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7條及《香港人權法案》第3條訂明任何人不得施以酷刑、殘忍、不人道或侮辱的待遇或處罰。《禁止酷刑公約》第16條規定政府應防止公職人員或以官方身分行使職權的人施以、唆使或同意有關行為,第4條亦規定政府應將酷刑行為訂為刑事罪行,並制訂適當的懲罰。

然而,香港《刑事罪行(酷刑)條例》第3(4)條為公職人員提供辯護或藉口,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及禁止酷刑委員會曾批評條例存有漏洞,可能阻止有效的起訴,並為有關人士提出抗辯理由。[2]

民權觀察成員王浩賢及沈偉男表示,香港政府應設立完全獨立及具約束力的監警機制,主動調查不合理對待的指控,起訴違規警員並予以適當懲罰及對受害者作出賠償。民權觀察亦促請港府根據委員會建議修改條例和廢除第3(4)條容許作免責辯護的條文,授權獨立機構突擊探訪警察拘留場所,以及參考《伊斯坦堡議定書》,以保障被捕人士的權利。

註:
[1]《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包括酷刑和拘留問題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替換和違反問題》E/CN.4/2006/6
[2] 人權事務委員會《委員會第一〇七屆會議通過的關於中國香港第三次定期報告的陳述性意見》CCPR/C/CHN-HKG/CO/3及禁止酷刑委員會《關於中國香港第五次定期報告的納入性意見》CAT/C/CHN-HKG/CO/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