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 民權觀察回應 高等法院對「不誠實取用電腦罪」的裁決 (21-8-2018)

近日,高等法院就一宗有關《刑事罪行條例》(第200章)第161(1)(c)條「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下稱「不誠實取用電腦罪」)的案件頒下判詞(HCMA 466/2017),裁定律政司基於被告使用屬於自己或已被授權使用的電腦作出不當行為,仍以「不誠實取用電腦罪」提出檢控的法律主張實屬錯誤。法庭認為律政司對該罪行的詮釋是無限地寬闊及不乎合終審法院在李聞偉案的看法,即「不誠實取用電腦罪」只是禁止未經授權和不誠實地從電腦提取和使用資料。法庭認為律政司主張將有關罪行作「無限可能」的詮釋會得出與既有刑事法律原則不一致的異常情況,並認為這不可能是有關罪行的立法原意。(見判詞第67段及第68段)

法庭認為「取用電腦」(obtaining access to a computer)與「使用電腦」(the use of a computer) 兩者之間有不同的意思。要證明第161(1)(c)條「不誠實取用電腦罪」中的犯罪行為 (actus reus),控方必須證明被告未經授權地從電腦提取和使用信息。 (見判詞第68段)

民權觀察對高等法院就「不誠實取用電腦罪」的決定表示歡迎,認為法庭釐清了有關罪行的定義和適用範圍。民權觀察極度關注過去警方及律政司曾以「不誠實取用電腦罪」就網上言論、偷拍、泄露保密資料及侵犯版權的行為作出拘捕及檢控,是錯誤地運用有關法律條文。縱使有關人士可能曾作出一些疑似不當的行為,但在判斷其是否涉及刑事責任,警方和律政司必須以最謹慎的態度處理。警方及律政司並不應為求將有關人士成功定罪,而強行將第161(1)條作「無限可能」的詮釋,令有關條文成為一項定義寬闊的「百搭」罪行。此種做法不但令公眾難以信服,並會損害市民對香港刑事法律和檢控制度的信心。

民權觀察強調,任何人若被定罪,將須承受相關罪行的罰則,其人身自由或人權可因此而受到限制;再者,市民在刑事程序的過程中所承受壓力、金錢及時間的成本極高,警方及律政司必須以最謹慎的態度確保只有在充足的法律基礎及合乎公眾利益的情況下,才行使拘捕及檢控的權力。同時,法律所定立的罪行必須明確和具針對性,以符合法治及人權的原則。

因應法庭就「不誠實取用電腦罪」的裁決,民權觀察向警方及律政司作出以下建議及要求:

  • 警方及律政司應通知前線執法及檢控人員有關法庭就「不誠實取用電腦罪」的最新裁決要點,確保他們明白有關法例的最新發展及正確地運用有關條文;
  • 警方必須在律政司的法律指引建議下,才可以《刑事罪行條例》第161(1)條的罪行提出檢控;
  • 為進一步確保只有適當的案件才會引用第161(1)條的控罪提出檢控,在使用有關控罪時,必須至少先獲得律政司副刑事檢控專員的批准;
  • 律政司應檢討第161(1)條的罪行條文,研究修改條文以更充分地體現法庭的裁決及該罪行的立法原意;
  • 律政司應與法律改革委員會保持聯絡,盡快就窺淫罪,包括以器材偷拍私人行為及身體敏感部位等不當行為定立罪行,並展開所需的研究及立法工作。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