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 六四維園查學生人員 證為沒戴委任證女警 李家超:非行使警權可不戴證(28-06-2018)

[明報] 六四維園查學生人員 證為沒戴委任證女警 李家超:非行使警權可不戴證(28-06-2018)

關注警權的民權觀察成員王浩賢強調,在街上截停市民查問資料,已是行使警權的行為,該便衣警應表明身分和出示委任證,反問「若是執行職務,為何不堂堂正正表明身分」,批評便衣警的做法增加了市民對警方的不信任。

有傳媒月初報道,一名疑似便衣女警在今年支聯會六四維園晚會前,在沒佩戴委任證下向出席學生查問資料,包括就讀學校,做法引起質疑。保安局長李家超昨承認該警員身分,指警方有派員進行「反罪案行動」,以及評估當日集會整體人數,以作人群管理,稱並非點算學生或特定群組出席人數。李家超又指出,便衣警在部分不用行使法定權力的日常行動中,可毋須佩戴委任證。

點學生人數 問所讀學校

張達明﹕須解釋為何屬職務範圍

監警會前成員、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認為,警方的職責是處理集會公眾秩序和安全,而非蒐集多少學生出席晚會等資料,警方須解釋為何有關資料屬該警員的職務範圍。他強調,一般而言便衣警員執行職務時須佩戴委任證。

支聯會常委梁耀忠表示,過去六四晚會都有便衣警察在場監察,但他未聽聞有參與者會被查問如此多資料,批評相關做法沒有必要,警方此舉會令集會市民、特別是年輕人對出席日後集會卻步。他質疑警方若只為統計人數,「數人頭便可以」。

《香港01》月初報道,其記者在維園訪問一群中學生時,一名疑似便衣女警上前查問學生就讀哪所學校,稱是「統計出席學生人數」,並將資料寫進記事簿。李家超昨在立法會會議上回應議員質詢,稱不評論個別報道,警方經了解後認為部分事實與報道有出入。他表示,由於當日現場人數眾多,容易出現混亂,故警方須派出足夠人手,除派出軍裝警員作人潮管理,亦派出便裝警員現場觀察,包括識別可疑的人。

李家超續指出,警方派員統計公眾集會人數,目的是管理現場秩序,收集的資料不涉市民個人資料。議員昨多次追問為何便衣警當日沒出示委任證,李家超稱不便透露行動部署,指便衣警行使警察權力時,須表露身分和出示委任證,但在部分不用行使警察權力的日常行動時,例如參與公共關係科活動的警員等,可以不佩戴委任證。

關注警權的民權觀察成員王浩賢強調,在街上截停市民查問資料,已是行使警權的行為,該便衣警應表明身分和出示委任證,反問「若是執行職務,為何不堂堂正正表明身分」,批評便衣警的做法增加了市民對警方的不信任。

全文請見: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80628/s00002/1530124116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