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01] 【美國直擊.警權】三藩市警方武力指引網上任看 港警務處拒公開(24-05-2018)

[HK01] 【美國直擊.警權】三藩市警方武力指引網上任看 港警務處拒公開(24-05-2018)

民權觀察成員王浩賢表示,聯合國在關注人權的委員會上已曾表示,香港警方理應公開武力指引,有足夠透明度才能讓市民監察濫權問題,現時公眾只能倚賴常識來判斷,對於公民權利而言是極不理想,反映警方落後,警隊不受制衡。

而有關於公開原則性質的武力指引內容,王浩賢稱難以想像對警方造成問題,「例如警方唔可以用警棍打頭,點解唔講得畀市民知?」,他相信警隊是專業隊伍,惟不等於可因此而不交代、不問責,期望警方未來會公開指引的同時,亦在檢討時聆聽公眾對警方使用武力的關注和經歷,特別是法律界、醫學界、人權組織等背景人士。

時隔20多年,美國三藩市警方前年正式修訂武力指引,重新將當地警務人員恆常使用的武力,以新守則形式發布,長達7,000字,當中包括武力分級制、不同程度武力的使用限制等,如警方使用警棍時,限制擊打對方致命部位(如頭、頸部)等資訊,讓市民知悉。

反觀香港警方一直不肯公開《警察通例》第29章「武力與槍械的使用」。有本港民權組織批評,香港警方做法落後,公眾常需要以常識判斷警方對錯,建議一般原則性武力指引應公開,檢討時亦應聆聽公眾意見。

不過,有退休高級警司反駁,現場情況千變萬化,難以將所有可能性撰寫為指引,而制定及公開指引或令執法者淪為機械人,而現時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甚至法院會處理公眾對警方濫權投訴,已有足夠保障。

網上搜尋即可一窺全豹

公眾只需要在搜尋引擎打「San Francisco Police Department Use of Force」,共19頁、長達7,000字的三藩市警方武力指引即可下載供查閱,該份指引共分為8部份,包括「定義」、「監管武力使用的考量」、「武力分級」、「武力選項」等;當中對公眾最貼身莫過於「武力選項」,該章節列出警方會使用的武力及相應武器,同時會根據武力分級制,解釋判斷使用該武力時的前設。

指引列明警方遇上對方主動威脅才應使用警棍

以使用警棍為例,根據指引,三藩市警方擁有26吋、36吋長的木製警棍、21至29吋的金屬製伸縮警棍等,列明警方遇上對方主動威脅,危害到警務人員及其他人的安全時方可選用。指引更列明警棍限制擊打對方致命部位,即頭、面、頸、喉部、脊柱、腹股溝及腎臟位置,如需擊打該部位則必須是緊急情況及達至動用致命武力的門檻。

此外,指引中亦以列表形式將疑犯的舉措及反抗程度分為5級制,附有解釋及建議警方所使用的相應武力,例如「被動但不服從」,意即疑犯不聽從警方命令但無作出物理形式反抗,警方可選擇抬走及拘捕;「具攻擊性」則意即疑犯表現具侵略性或好戰,言語或動作上會企圖攻擊警務人員或其他人時,警方可選用個人武備以控制疑犯。

反觀香港警方,相關的武力指引一字不公開,記者從消息渠道中才能得知六級制的「武力使用層次」,以及使用警棍後需提交報告的撰寫格式,據悉警棍使用的限制則亦只是警察學校的教授內容,估計只有警方內部才知悉。

民權觀察:點解唔講得畀市民知?

民權觀察成員王浩賢表示,聯合國在關注人權的委員會上已曾表示,香港警方理應公開武力指引,有足夠透明度才能讓市民監察濫權問題,現時公眾只能倚賴常識來判斷,對於公民權利而言是極不理想,反映警方落後,警隊不受制衡。

而有關於公開原則性質的武力指引內容,王浩賢稱難以想像對警方造成問題,「例如警方唔可以用警棍打頭,點解唔講得畀市民知?」,他相信警隊是專業隊伍,惟不等於可因此而不交代、不問責,期望警方未來會公開指引的同時,亦在檢討時聆聽公眾對警方使用武力的關注和經歷,特別是法律界、醫學界、人權組織等背景人士。

退休高級警司:公開及制定指引或令執法者淪為機械人

港大犯罪研究中心研究員、退休高級警司何明新認為,由於現場情況千變萬化,實難以將所有情況編寫在指引內,因此現時香港警察無具體武力指引,更指公開及制定具體指引是危險做法,將令執法者淪為機械人,「舉個例,兩個不同警察在同一事件中主觀感受到威脅,按指引可選擇以警棍撃打疑犯,初出茅廬的警察會按指引揮棍,但有經驗的警察或知道該情況只需勸誡便可,這無疑只會令武力使用次數提高,執法者再不會因循經驗和常識作判斷。」

他又強調,香港警方使用武力後需要報告、交代,公眾投訴後會經監警會,甚至需經法庭審理,形容公眾已有足夠保障,至於修訂《警察通例》第29章「武力與槍械的使用」應否聆聽公眾意見,何明新認為「警方仲驚過你」,主因如法庭在使用武力層面的案件有新判決後,警方需立即檢討,亦會從立法會、公眾提交意見書了解,修訂時亦會尋求律政司意見,以免將來再出現問題。

全文請見: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186686/美國直擊-警權-三藩市警方武力指引網上任看-港警務處拒公開